作为中国传统科学技术的代表和传统文化的结晶,中医创造了世界科学史上的两个奇迹,一个是历史的奇迹,中医为中国人民繁衍生息保驾护航;另一个是现实的奇迹,为无数患者解除痛苦。也许有人要问,中医是什么?我们说中医是劳动人民经过两千多年积累的与各种疾病做斗争的经验,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也是具有最完整理论体系的科学,它的理论对其他学科和人类生活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中医是取之自然的宝库

中医学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如对疾病的认识,中国人早在新石器时代就已开始。在甲骨文中就记述有20余种疾病,如疾目、疾耳、疾齿等。成书于春秋时期的《诗经》记载了疾、狂、朦等十几种病症。种种疾痛古人是如何对治的呢?一是药味,二是针砭,三是按摩,四是灸法等。再有就是咒祝,即所谓巫医。

在《山海经》里有这样的话:“医源于砭”。砭即砭石针,一种楔形石块。可以刺激穴位或排脓、放血。在中国现存最早的中医药学专著《黄帝内经》中谈到了砭石的发明和发现。在河南安阳发现的甲骨文文物中还发掘出了一套玉制鱼型刀,对于其用途,有人认为是外科用的刻刀。

追溯中药学的历史可知,“世间百草皆入药”,是人类逐步认识自然和总结实践经验的产物。这在《史记》中可以找到证明:“神农氏尝百草,始有医药。”神农氏生活的时代大约是中国原始社会的农耕时代,虽然神农氏究竟是为了寻食还是寻药而尝百草这一点仍有疑问,但都生动地说明中国传统医学是建立在对自然的认识基础上的。因此炎帝神农氏与黄帝、伏羲被后世共尊为中医药始祖。

古人以自然之物为医药宝库,使中医药有取之不尽、永不衰竭的优势。成书于汉代的第一部中药书《神农本草经》,与《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并称为中医药三大经典。《神农本草经》总结了东汉以前的药物学知识,全书按照一年365日之数,收载了365种药物;又按照天地人三才的布局,创造了上中下三品(药物毒性)分类法。北宋四川名医唐慎微的《经史证类备急本草》(简称《证类本草》),是一部本草史上划时代的巨著,其中共记载药物1748种,医方3000多首,使本草学在宋代形成了一个高峰,直到明朝李时珍的《本草纲目》(记载药物1892种,附方11096首)问世后,它的作用才稍微减弱。英国科技史家李约瑟评价说:“12、13世纪的《大观经史证类本草》(北宋大观二年校正刊行的《证类本草》),要比15、16世纪早期欧洲的植物学著作高明得多。”

中医以疗效为实证

中国古代自然哲学认为,世界是由木、火、土、金、水五种元素组成,它们统一有序又相互联系。百草皆有寒、热、温、凉四气及酸、苦、甘、辛、咸五味。人是自然之子,有五脏六腑、七情六欲。以自然之物、自然之法,医自然之身。古朴的哲学思想滋润了神奇的中医药学。于是,五千年来,一根针,一把草,护佑了千千万万炎黄子孙。

“望闻问切”四诊合参是中医独特的诊断方法,可以全面系统地了解病情,准确地“辨证施治”。它体现了唯物辩证和系统论的思想。比利时著名学者普里高津曾说:“中医传统的学术思想是着重研究整体的自发性,协调与协同,现代科学的发展更符合中医的哲学思想。”

与中医整体观不同的是,西医是微观的“辨病施治”。用形象的比喻就是,中医是见“森林”,西医是见“树木”。中医不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而是根据病人的体质、体征,结合天时、地理、病史等诸多因素确定诊断与治疗方案,这就是著名的三因理论——因人、因时、因地用药。中国国土幅员辽阔,南北方人的生活环境、体质状态均有差异,因此同样的病,在药物选择及剂量上也应有所不同。如给内蒙古人看病,一般情况下药物的剂量要适当增加,因为内蒙古气候寒冷,当地人多吃牛羊肉、喝牛奶,身体强壮。名医之所以也是明医,就在于“善乎明辨”。因人、因时、因地辩证,贵在知常达变。望闻问切里包含了深厚的人文科学与自然科学道理。